世 典 艺 术 网
朱中原:文人才情的烂漫挥洒

   刚才王教授开幕式结束时他讲了一句话非常好,他说开幕式现在开始。我们现在才慢慢慢慢地开始对余教授的学问与书法进行品读。刚才用了两三分钟时间看了一下余教授写的一个读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的咏太史公的一个赋。这个赋,我先不说其他的,我从文学角度来讲。
  第一,气势酣畅,有那种悲怆悲壮之气,有屈原的那种精神,这种精神和湖湘文化,和楚人的那种浪漫主义精神是一脉相承的。
  第二,他这个赋可以说是一脉贯通,他用了很多的典,但他不是在卖弄学问。我们现在也有很多写赋的,吟诗作对的很多很多,大家都知道写诗写赋写文要很多的典,但是你这个典一定要顺其自然恰到好处,不是在刻意卖弄学问。余教授是有学问的,但他不是卖弄学问,这点我觉得非常可贵。我们今天有很多人也写诗,我们今天的书法家最怕被人说没有文化,所以都去吟诗作赋,当然有些人格律写的也很好,格律平仄可能都没有问题了,但是没有情感,少了情感,少了自然,少了那种高度和深度,少了文人那种烂漫的天性,我觉得这个是最为重要的。
  所以说我觉得余教授他是一个真正的文人,他兼有巴蜀文人的那种倔强,那种烂漫天真的精神气质,他还有湖湘文人的那种旷达,忧国忧民,他的诗里还有很多忧国忧民的东西。我觉得他是把两种精神融合到了一起,一种是古代四川文人的精神意识,他带有一点道家的那种感觉,出世。一种湖湘文人那种强烈的入世情怀,尤其是近代文人,像王船山,魏源,曾国藩,毛泽东,他们都是一种积极入世的精神。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的中国人,也不要说以什么样的精神了,如果能够把这种入世的精神和出世的精神融会贯通,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天人要追求的,如果你是做一个入世的人,那么你不能太功利了,不能说我为了做官,为了富贵,或者说我做学问我就是为了要功名利禄,我搞书法就是为了卖字赚钱。如果你是做一个出世的人,那么你也不能完全是各人自扫门前雪,只顾自己,别的啥也不管,出世不是为了一己之私。我们今天的书法家,尤其是很多年轻一辈的,靠展览出身的书法家,他们的字从功力上来说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,而且很多人都是精心的临过帖,包括从甲骨到隶书,到篆隶,到王羲之什么的,应该说都临过,都没有问题,有很多年轻人确实功力很深,但是不能细读,你仔细看就会发觉少了什么东西,少了文化,少了内涵,少了情感。所以我觉得北大书法所倡导的“文化书法”是非常有意义的,它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。
  再说到余教授的书法,要说的就太多了,我不能说的太具体,余教授的书法我觉得总体来说他是对于一种传统文人精神的回归,对于魏晋精神的回归,但是魏晋精神的回归我们不能太笼统,我们经常说魏晋精神都是说学王羲之的什么什么帖,今天很多年轻人都是把王羲之《十七帖》里面的一种笔法拿来取法,然后直接参展获奖。这其实是一种简单的复制和嫁接,他没有多少自己的情感,而且他没有融会贯通。但是余教授的书法,他其实是在上溯,回溯,他的根茎还是在汉魏,但是他融合了很多的书体和书法元素,尤其是他对于章草的研究与揣摩,他的章草很耐读,他的这种气息非常的酣畅,流畅,他不是做出来的,也不是说刻意要表现什么东西,他是一种自然的流露。今天有很多书法家写字是要刻意表现什么东西,表现主义盛行,但我认为今天的书法是一种伪表现主义,他其实没有表现真正的情感,情感是自然流露出来的,情感表现的是内在的真实,而不是外在的真实。不是说你把王羲之和米芾的东西拿过来就是你的东西了。虽然余教授写的是章草,但是从他的章草里面体会到了晚清民国时期文人的那种气息,带有一种手札的气息和味道。
  说到文人书法,最近北京匡时拍卖公司推出了南长街54号梁氏密档,梁启超的手迹。这个太珍贵了。梁启超我们是太不陌生了,他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伟人。但是我觉得我们今天的中国人对于梁启超的认识还是太浅,还不深入不全面。我们今天知道梁启超是因为他是政治人物,他是康有为的弟子。实际上他的学问很精深和全面,他是个学术通才,梁启超一生只活了56岁,但是他一生的著作量是一千五百万字,而且大都是用文言写成,而且梁启超还是一个爱打麻将的人,一打麻将就打到通宵。非天才而何?!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需要回到过去,需要向民国时代,向蔡元培,向鲁迅,向梁启超那个时代回归。我们今天的展览非常多,当代人的展览我基本上很少看,一方面我有一个理由,我的工作好像事情特别多,实际上比我忙的人太多了,看当代人的作品有点浪费时间,另一方面,看当代人的东西太多,有可能会降低自己的视力。所以还是少看为好。其实我们看一个人的作品,能看得出这个人有没有读过书,当然不是说看哪个笔划,而是看整体的气息。
  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要重提文人书法的文化价值,包括它的市场价值,为什么好的东西不能体现它的价值呢?我们今天很多书法家的市场价格已经超过了民国时代,甚至有些已经超过了古人的,我觉得这个是不正常的。
  我再提一句,我刚才又看了一下余教授关于章草研究的文章,我感觉他把从汉代到魏晋这么一个历史时期的书体演变搞清楚了,可不要小看这个时期,中国书法大变革就是这个时期,当代有些研究者对那个时期书体的概念都还存在误读,所以这个要花很多苦工夫的,考古学、古文字学、语言学,余教授具有传统的小学功底,古文字学他都具备。我刚才还看了他关于地名的考释,他不是那种考据家的考释,他带有一点零星的考释,更多是来自于才情的发挥,我觉得这个也是很有意思的,他提到了葱岭,大家可以回去翻一翻,他这个书是可以值得去细看的,不是说我们就在这走马观花的看看展览这么简单。他说葱岭不是帕米尔高原的那个葱岭,而是四川北部广元的一个葱岭山,也叫龙门山,也就是汶川地震带那个地方,这个我觉得是蛮有意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