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 典 艺 术 网
张绍诚:博学 深思 明辨 笃行—读《余德泉诗联新稿》

   上世纪80年代中读《对联纵横谈》时,我非常佩服余德泉先生的博学、深思、明辨、笃行。1988年到北京参加中国楹联学会二代会,初次会面,谈得极其愉快。观点相同,相互理解,结为莫逆之交。20年来多次愉快合作,自是后话。当年曾不揣谫陋,于《新春诸事乐 老圃百花香——嵌字人名联》中“余德泉兄快谈溢乡亲厚谊,大作增联史新章”之短序后赠以一联:
快语快人追翼德
妙思妙句出廉泉
拙联确实缺乏文采,但自信写出了余兄特点,表达了我的敬佩心情。
   确如中国音韵学会会长唐作藩教授所评:“德泉同志是当今一位对联学专门家,不仅本人善于写作对联,而且有精到的研究。……德泉同志的《对联格律 对 联谱》正是对王(力)先生《汉语诗律学》的继承与发展,是值得称道的。”他普及对联知识,出版《对联纵横谈》《对联通》《余教授教对联》;研究联律,写出 《对联格律R26;对联谱》;研究长联,写《中国长联三百三》;创建中南大学楹联研究所,培养中国首位对联学研究生;探索东巴文、彝文、白语等非汉语汉字对联,尝试以英文对偶翻译传统对联……工作成绩够显著的了。中国韵文学会会长羊春秋教授致书岳麓书社,肯定《对联格律 对 联谱》:“从前贤林林总总的精品中,概括出楹联之格律特色,对马蹄韵之论述尤为精彩。前贤论著之诗谱、词谱、曲谱,屈指难数,唯独联谱阙如,迄未有染指 者,余教授以其独得之秘,著联谱以飨学者,实填补学术界之一大空白,理应予以重奖,以资鼓励。”两大会长评论公允,并非溢美过誉。我深深佩服德泉兄的认真、求是、创新;确信这些都源于他的博学、深思、明辨、笃行。
   近日,我又读了德泉兄《余德泉诗联新稿》。此稿收录2003年以来所作的诗词铭记之类凡266首(篇),对联324副。几乎他走到的地方都写下了作品。读了他这本书就好象跟着他作了一次天下江山大漫游,得到了轻松而美好的文学享受。
在《余德泉诗联新稿》中有一副赠长沙吴俊忠先生联:
俊逸时从毛颖出
忠和总令友人亲
说明文字云:“吴俊忠先生,原湖南师范大学副校长,为人谦恭。长于书法,间或与吾切磋,遂有此联。”毛颖,此指毛笔,韩愈曾为作传。此联属“鹤顶”嵌字,非常自然贴切,直接论赞和化用典故,写出了人物特色和真情实意。
晓日轻烟水浒
方篱曲径人家
初读此联,好似摩诘题画诗句。曾晓浒先生为湖南师范大学教授、著名国画家,也是四川人,故德泉兄有切合画家特色的联句。分嵌的“晓浒方家”四字,丝毫不露斧凿痕,显示了炼字的精妙缜密和布局的匠心独运。如今许多但知“嵌”字,不解其中卯窍,率尔操觚者,何能望其项背!
又题夏河拉卜楞寺联:
寺多活佛,殿转经轮,千僧梵唱金刚,法号长鸣昭觉地
前伏金龙,后依彩凤,万帐星陈碧野,祥光普照牧羊人
拉卜楞寺在甘肃夏河县甘南草原边上,为青藏高原黄教第二大佛寺,先后出了六位著名活佛,有的充当了清朝皇廷国师。鼎盛时有喇嘛四千余众,今尚有一千四百余人。寺里有装经卷的转轮,据说每转一次,就等于将里面的经卷念了一遍。金龙,指龙山。彩凤,指凤山,均在拉卜楞寺附近。此联将草原开阔的视野、寺庙的位置与风光以及宗教特色结合得天衣无缝,给人以如临其境的感觉。德泉兄的许多对联乃至诗词都有这个特点。
又题纪晓岚逝世二百周年联:
半世潜心成四库
一联出口便千秋
纪晓岚为民间所知,不在他的政绩,而在他作《四库全书》总纂,使人觉得他非常有学问。和珅也作过《四库全书》总裁,为何没给人们留下此种印象?纪晓岚有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在,证明他把全书都读过了;而和珅却没有留下说明他也读过全书的证据,想必只是挂衔而已。更重要的是他才思敏捷,特别善作对联。其对联故事至今尚流传很多,是一个代表人物。德泉兄此联抓住这两点,即使不看边款,也知道写的就是纪晓岚。如此功夫确非等闲。
在《余德泉诗联新稿》中,德泉兄补录了《得月斋联稿》漏收的纪念业师王力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联:
析九州音韵,为一代宗师,四海仰高山,卓有宏文开后学
称弟子殊荣,入门墙至幸,卌年蒙教泽,愧无伟绩报先生
上联概括业师王力教授的学术成就,由衷地赞美一代宗师的伟大奉献。下联表达入门弟子景仰先师、永怀感激、乐意回报的诚挚心声。其感情之真切、对仗之工稳、平仄之协调,不必赘语。值得强调的是,第一,这副长联同题拉卜楞寺联一样符合马蹄韵规则,“仄,平,平,仄”对以“平,仄,仄,平”,严守准绳,不逾规矩。第二,勤作勤改,如其自注:“‘卌年’原为‘半生’,纪念文集刊出后,发现下联有两个‘生’字,不规则犯重,遂改。”可见一丝不苟,事必认真。
德泉兄不仅恪守联律,而且也善于根据不同的节奏变化巧妙安排平仄。他为长沙“小城故事”酒店写的一联就是如此:
筑小城何须他处,
寻故事最合此间。
此联原作“最合此间寻故事,何须他处筑小城”,后改用"倒七字句"为 联,保持上联说“小城”,下联说“故事”的次序。如此结构本有依据。苏东坡的诗句不说了,《三国演义》第八十一回回目所用“急兄仇张飞遇害,雪弟恨先主兴兵”即是一例。就其平仄安排而论,“仄平平—平平仄仄,平仄仄—仄仄平平”,可以理解为一个三言句和一个四言句组合,分句尾字合乎“马蹄韵”规则(参见后文同例诸分句)。这足以说明德泉兄是认真研究了格律文学的各种形式,从而把握了内在的规律,探骊得珠;丈八蛇矛,鱼肠短剑,左右盘旋,运用裕如。
无独有偶,2000年读《贵州文史丛刊》所载贵阳市志办龙尚学先生的《刘韫良及其<壶隐斋联语类编>》,很是赞赏刘先生为大方县奢香夫人墓题写的楹联(参见拙稿《刘韫良撰写的墓祠楹联》)。今天又读德泉兄题大方奢香墓联,不禁想到“英雄所见略同”那句话。
德泉兄从毕节回叙永,经大方,参观奢香博物馆,感奢香乃女中豪杰,为撰一联:
为求一统中华,遭世间大辱奇羞,犹安彼山川部落
已作千秋懿范,问天下英男烈女,可有其胆识胸怀
作者强调:“奢香夫人为吾国之一奇女子。元末明初川黔边界人。幼年嫁与彝族默部水西首领霭翠为妻,并襄理政务。夫死,代袭贵州宣慰使,力扼元朝残余势力分裂割据,并多方开发经济交通。洪武十六年,贵州指挥使马晔因为政不良遭奢香抵制,竟‘叱壮士裸奢香而笞其背’。奢香虽怒极,仍令彝族诸部不得反叛,并亲自赴朝廷诉理,使马晔终被下狱治罪。”对联写奢香夫人为国家,为中华民族忍辱负重,安定部落,巩固河山,足为千秋典范,是因为她具有“为求一统中华”的过人胆识和博大胸怀。因此上联开宗明义,发语即是“为求一统中华”,道出了各民族的共同心愿。有此立意行文之根本,高屋建瓴,自然下笔行云流水。愿那些醉心异趣,不务实际,浑然不知根本,热衷于庸俗者,读之能有所触动。
刘韫良为大方奢香夫人墓的题联是:
慨五溪久列藩封,祸偏马督谮挑,自古奸臣多似尔
喜九驿新通王路,俗竟乌蛮易化,于今酋妇少斯人
作者同样具有进步的民族观。上联也揭露指挥使马晔破坏民族团结的罪行,谴责他与从古到今的“奸臣”如出一辙,是一丘之貉。下联热情歌颂杰出的女头领奢香夫人令“九驿新通王路”,移风易俗的正确行动,肯定她是少数民族中少有的爱国领袖。
再从艺术形式特点分析——对不起,我们学识太浅,联话读得又少,又不得不谈某些人最最最痛恨的“冬烘”“平仄”方式了。
为求 一统中华, 遭世间大辱奇羞,犹安彼 山川部落
仄平 仄仄平平 平仄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 平平仄仄
已作 千秋懿范, 问天下英男烈女,可有其 胆识胸怀
仄仄 平平仄仄 仄平仄平平仄仄 仄仄平 仄仄平平
余先生依次使用2-4,3-4,3-4句式,但每个分句内部平仄交替(递换),严谨合律。
慨五溪 久列藩封, 祸偏马督谮挑,自古 奸臣 多似尔
仄仄平 仄仄平平 仄平仄仄仄平 仄仄 平平 平仄仄
喜九驿 新通王路, 俗竟乌蛮易化,于今 酋妇 少斯人
仄仄仄 平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 平平 平仄 仄平平
刘先生依次选用3-4, 2-4,2-2-3句 式,不必多说,同样合乎声律。七言仄起句式的安排也恪守格律。读者试亲自吟哦一遍,余刘两联都能够体味到联文展示的语言音乐美。这都是典范之作,值得借 鉴。看来那些胡乱拼凑词语,不懂交替,偏要吹嘘“从宽”的“破格”论者,正该好好学习这种按律制联的范例。当然,那几个反对平仄协律的“搅潲”,又如何能够理解“玉版禅”和李德裕“方竹杖”之赠?

联友们都知道,德泉兄是马蹄韵的总结者和倡导者。一些联友以为提倡马蹄韵就是要排斥其他的创作手法。其实这是对德泉兄的误解。德泉兄是认为马蹄韵可以作对联的声律规则,但他从来没有说过不能取得声律规则地位的其他创作手法不能运用。在《余德泉诗联新稿》中,德泉兄自己也用朱氏规则(如《挽李好君联》)和句脚 单平单仄交替的方式(如《题溪口雪窦寺弥勒佛联》)创作对联,这就是很好的说明。
德泉兄理论结合实践,一贯恪守对联格律,不断创作新作佳联。他就是这样给同道们和后生们做出榜样的。
德泉兄亦善写诗词。其所以说“善写”:一是会写多种韵文体,而且都写得中规中矩,熟练自如:二是写得很有文采,很有感情,一些篇章甚至非常动人。一个在这方面没有下过大功夫、硬功夫的人,是作不到这一点的。
对于格律诗词,我是门外汉,为了藏拙,避开那些主观感受的“意境、灵性、诗味”,径谈声律吧。因为王力教授在《古代汉语通论;诗律》中说:“唐代律诗兴起以后,诗歌更有了严密的格律。不了解诗歌的形式格律,不能彻底了解诗歌的内容,也谈不上充分地欣赏。”德泉兄对对联格律很精通,对诗词格律也很精通。理论上有他写的“诗律”、“词律”、“曲律”和“联律”(湖南教育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“21世 纪高等院校基础性核心课教材《古代汉语》中的四章)在。创作实践上,对韵文格律(包括赋铭之类)的运用也非常得心应手。《余德泉诗联新稿》中收录的诗词一类的作品,可以看出。正因为格律安排已无须多虑,所以其作品在内容、结构、意境等方面就下了更多的功夫,也展现了更新的面貌。
千丛芳艳碧山开,独映云溪岂自哀。
忍问人寰好色者,缘何不到此间来?
《咏 新化大熊山春姬峡山花》这首七绝,是德泉兄游湖南新化森林公园时作的。面对碧山云溪的千丛芳艳,诗人深有所感,代花发问,足现爱花者与人同乐的胸怀,想必读者都会有如是的同感。我很注意那注释:“碧山,有时亦写作逐春。映,有时亦写作对。岂,有时亦写作未。”“有时”二字说明作者是有意拣选字词。“碧山” 写景“逐春”应时,各有角度。“映”寓顾影自怜,“未”表自尊自重……这些都显示出作者的反复思索。再读到“君为斟酌忘昏晓。每把须拈了”。(《好事近;与暇浩谈诗》)不禁想到德泉兄的这两句词是否也在为自己画像? 再说,“好色”本来是个贬义词,这里将色指花,意随境转,不仅收到了出人意料的效果,而且令人回味无穷。
德泉兄的古风,叙事、抒情、论评兼备,尽管写的当代之事,语言近乎白话,但皆畅然可读,且文气盎然,颇有古贤遗韵。《观道县翰林第何绍基残碑感作》可见一斑:
子贞夫子挥神笔,宏文镌作两方石。筋骨洵似颜麻姑,一横一竖咸精绝。子孙供奉已百年,未虞一旦遭文革。愚人搬去垫猪栏,辱尽斯文无所惜。近年方逢有识士,输金移回翰林宅。碑残且已积尘灰,字字犹然放光泽。世传真迹过百卷,高古伟严无此帖。国人相对作何堪,予心予心长太息。
这首七言古风押的是入声韵,是德泉兄2005年12月 参观清代大书家翰林学士何绍基故宅后所作。不明古声韵而只会普通话的人不仅作不出来也读不出其中的韵味。宅中有何书残碑两块,皆正规颜体。他得知两碑在文革中的遭遇及其回归经过,百感交集,从永州回长沙途中,车上瞌睡之余而作此诗。诗中对文革“辱尽斯文无所惜”给中国各个方面特别是给传统文化方面造成的无以挽回、无以弥补的巨大破坏与损失,充满了切肤之痛。“国人相对作何堪,予心予心长太息。”其心情之沉重,可以想见。
德泉兄写诗,就是游戏之笔,也“不愈矩”。七律《咏兰》可以作为代表:
彩荷秋蕙戏鸳鸯,蝴蝶杜鹃集小菖。凤羽龙须飞紫白,红云绿玉映青黄。
马蹄九节驰君子,石斛三江透曙光。英格新西齐爱尔,文心四季沁沉香。
   2009年4月初,德泉兄应邀作海南三亚行。5日参观三亚国际兰花博览会,取23个兰花名和3个 国名串组而成此诗。诗中之彩荷、秋蕙、鸳鸯、杜鹃、蝴蝶、小菖、凤羽、龙须、紫、白、红云、绿玉、(墨)青、黄、马蹄、九节、君子、石斛、三江、曙光、文心、四季、沉香均为兰花名。英格兰、新西兰和爱尔兰为三个国名,虽非兰花而均含“兰”字。此诗不可谓不巧,但是没有一句不合律。诗能“玩”到这种程度,不能不令人称叹。
   长沙市芙蓉北路有“小城故事”酒店。开业前,德泉先生应约为撰一赋:
癸未季冬,风清日暖,予与二三子至小城故事酒店,宴谈契阔。但见椽笔题墙,高朋满座。侃云论月,何唯雅士文人;把盏开怀,畅叙今来古往。邻席或有于觥筹交错之中叹“人生几何”者,气语颓然,是乃不识曹孟德之胸臆也!对厅幽室雅,椅净窗明,肴美蔬鲜,天空海阔,忽忆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,想此城虽小,故事良多,正花之艳放于前而馨播于远,不亦如刘子之斯言乎?由是作歌曰:“麓山雄峻兮湘水长,游人各自兮天一方,故事萦心兮思无限,小城顿觉兮不可忘。”歌罢怡然,共二三子浮一大白。
开门见山,径说时间、地点。“二三子”,犹言“哥儿几个”、“朋友三四”。先秦诸子用过,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有载。辛弃疾也以“知我者,二三子”入词。结语再用,可谓“凤头、豹尾”,透露出文气,相当典雅。宴谈契阔,欢言聚散,自然无所顾忌,快哉!壁间大手笔,座上好朋友,快哉!“侃云论月,何唯雅士文人;把盏开怀,畅叙今来古往。”一比律联,使读者设身处地体味对酒高谈的愉快,又欣赏“平平仄仄,平平仄仄平平;仄仄平平,仄仄平平仄仄”四六骈文的语言音乐美(也是德泉先生所研究的"马蹄韵")。 接着笔锋一转,就“人生几何”发挥议论,探索曹公胸臆,“盖人生苦短,贤人未至,建功立业,时不我待,而非短见之及时行乐也。”如此见识,非博学深思明辨者不能具备。继之再理思绪,见“厅幽室雅,椅净窗明,肴美蔬鲜,天空海阔”,而忆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”,引出刘禹锡《陋室铭》寓意。因此我更能理解前贤所谓“其旨微,其趣深,其事溥,其寄托也远。苟欲明其真实义者,必以通其词为始”之语。其后作歌紧扣长沙“小城故事”酒店概括,遣词造句令人如闻楚辞。而结语又具坡仙赋“赤壁”之余韵,于是读者也随之怡然,浮一大白,不亦快哉!
在《余德泉诗联新稿》中,德泉兄继《得月斋联稿》之《读〈司马迁报任少卿书〉》后,又写了三首骚体诗。这就是《咏北京潭柘寺辞》《湘女楚韵书画茶艺阁赋》与《黑茶天尖赋》。看《黑茶天尖赋》:
阅云台之隆耸兮,欣水复且山重。有长林之茂郁兮,任绿竹以凌空。得苍茫之润育兮,或霖或雾。发茶畦其万 亩兮,载葱载茏。村姑芳靓而款款兮,挎筐手采。岭垄歌回而袅袅兮,荡漾春风。安化黑茶兮于世独尊。天尖一品兮最见稀珍。朝沐晨曦而抚露兮,但挑初生之叶。暮入新芽于净室兮,难染隔地之尘。杀揉渥焙而有序兮,循规无苟。不参他物以艳表兮,总保真淳。形质相成兮同美奂,文化宏涵兮雅且深。颜面虽黝黑,烹泡最宜人。非药而功兮可祛身疾,淡浓合度兮可养精神。无纤介之不适,予万家以福音。古道茶马兮远走西涯,天尖贵重兮昔供皇家。历来士绅兮咸重此品,马路所产兮质地尤佳。诸君日饮兮天尖几盏,体和脉畅兮永嘉年华。
   骚体也是赋的一种,由于格调高雅,节奏不好把握,而今几乎没有人问津。但德泉兄一篇一篇,驾轻就熟,由此亦可见其学养。此赋首先是骚体,而将诸多骚句对应得比较整齐,令人读来仿佛又带有骈赋味,这也颇有新意。此赋有宣传广告的性质。宣传广告经德泉兄用骚体来写,且写得这么有韵味,也算难能可贵。
   六十年前读高一时,陈孝章老师以吟代讲,让我们自然而然地记得韦庄《菩萨蛮》。至今默写“劝君今夜须沉醉,樽前莫话明朝事。尊重主人心,酒深情亦深。”还不至于误成“全军……阵中……”令人齿冷。试效本师所教吟咏德泉兄《八声甘州R26;初到凤凰城》:
喜边城——市井恁繁华——,气象日千千——。访宝箴——宏第,希龄——旧馆,浮想联翩——。叹抚从文——巨帙,百感集心田——。已近遐昌——阁,画舫谁先——?伴友江楼——畅饮,任三巡——酒满,风雨桥边——。讶灯悬——两岸,红映夕阳天——。问苗墙、——雄姿——安在,正山隅、——望处起岚烟——。依稀——听、捣衣——声点,递落樽前——。
   于是我随着泉兄的脚步漫游依山傍水的凤凰县城,拜访先贤陈宝箴、熊希龄、沈从文的故居,又乘船去观赏其他景点。那个“恁”字十分亲切!“灯悬两岸,红映夕阳天”,“捣衣声点,递落樽前”简直绘声绘色。我也因之略有醉意了。
   我平生服膺吾蜀先贤东坡居士的至理名言:“卑意欲少年为学者,每一书皆作数过尽之。书富如入海,百货皆有,人之精力,不能兼收尽取,但得其所欲求者尔。故愿学者每次作一意求之,如欲求古今兴亡治乱、圣贤作用,但作此意求之,勿生余念。又别作一次,求事迹故实、典章文物之类,亦如之。他皆仿此。此虽迂钝,而他日学成,八面受敌,与涉猎者不可同日而语也。甚非速化之术,可笑可笑。”(《又答王庠书》)《余德泉诗联新稿》内容丰赡,可滋营养。我先前说了那么多话,其实仅仅“尝鼎之一脔”。粗读一过,容后“作数过尽之”,又将写出新的感受。
   骊龙颔下之珠,定非浅涉所能获得者也。真正要学习优秀的传统文化,要继承文化遗产,要有所作为,还得像余德泉先生那样,认真体会“功夫在诗外”,踏踏实实下苦功夫,理论结合实践,博学、深思、明辨、笃行。好书不厌百回读,“熟读深思子自知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