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 典 艺 术 网
周宗岱:余德泉先生与《章草大典》

   远在八九年之前,余德泉先生向我谈起,他准备搞一个章草的大字典。
   好呀!汉字种种字体都有大字典,唯独章草没有,怎么行呢?
   章草有一种独特的美,笨笨的,有些稚拙,却浑厚而静穆,与二王以来流美畅达的今草大异其趣。章草是“古体”,有古意。它妙就妙在那点古意。而在流美便易的今体盛行之后,它那稚拙的意趣和书写速度的缓慢,使它退出了通用文字的行列,成为一种纯供审美的古字体,在帖学垄断书坛的千多年中,很少有人去顾及。
   然而,历朝历代,仍然有书家爱它这个味,去研习它,这些书家也就防止了流美过甚、以至沦为浮滑的毛病。这些书家受益了。章草书迹留传的很少,却是历代都有,派系不断,且为书家珍重。
   章草的搜集整理工作,又艰辛,又繁琐,很不容易。那时,余先生尚在长沙工业高等专科学校任教,以私家的人力财力来作,更不容易!
   前几天,孙太平先生打电话,邀我去参加座谈会,说余德泉、孟成英夫妇编著的《章草大典》出版了!厚厚的大部头摆在我面前,多精美!我忙不迭地翻读,非常讲究!
   资料取舍、字形保真、体例设置,乃至纸张、字体、装帧无不讲究!
   好书!好书!
   作者还将章草的同形字、近形字、通用字,以及不同偏旁同一写法、相同偏旁不同写法制成一览表,用来方便而又明晰。兼以前面有作者洋洋二万余字的前言,详述章草的由来、特点、书家、传帖,剖析章草的类别、章草与今草的渊源、差异,广征博引、剖析精深,让读者对章草有系统的理性认识,后面又刊印历代可为经典的章草书迹四十种,让读者感受章草的艺术形象。我为之感叹,这部书,其功用已超出了一般的字典,确实可称之为《章草大典》啊!
   这样的成果就摆在面前,参加座谈的书家、学者人人叫好,评说了大典方方面面的优点。我不及细读,又不是做学问的人,去评说是不好意思的,却也思绪如泉,想起了好些事情。
   当今的狂燥病多厉害啊,大家恨不得立即升官发财。搞书法的,稍事临池,就要成名成家。书家是那么容易当的吗?便求奇求怪,尽力包装,拼命挤进什么大展。
   余德泉先生却不受传染,同夫人孟成英老师一道,在书斋中默默十年,终于建树声画形而小人君子见矣”!以书为职业,大抵品低识隘,哪能写出高品位的书法来呢!前辈大书家,大都以书法为建功、立言、治学的余事,不以书牟利,便不必迎合别人,或言事,或自娱,不弃毫翰,待到功力深时,自然光彩灿然,为人景仰。余先生治章草既久,深得古人意趣,这篇序言随手写来,便有时下流行书家“创作”不出来的真醇。
   余德泉先生治楹联学,建树卓然,治章草,又立丰碑,他还会弄出些什么来,让我们再次惊诧呢?这倒像希区柯克的电影,成为一个悬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