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 典 艺 术 网
泰斗仙逝 精神永存 -----追记“当代工笔画第一人”陈白一
作者:长沙晚报  田芳

     昨日4时58分,湖南省文联原执行主席、省美协原主席、中国工笔画学会原副会长、“优秀人民艺术家”陈白一因病医治无效,在长沙逝世,享年88岁。消息传来,人们沉浸在深深的哀思中,陈白一的去世令湖南画坛失去了一位泰斗。
 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湖南工笔画在全国独领风骚。在美术湘军队伍中,陈白一是功勋卓越的领军人物,他以高超的技艺、卓越的成就、诲人不倦的精神,成为当代画坛的核心人物。
  陈白一曾主持湖南省美协工作40余年。在他的培养和影响下,湖南工笔画蔚为大观,涌现了一个工笔画群体,并且成为新时期一种文化现象。他被授予“优秀人民艺术家”称号,是继齐白石之后,荣获这个称号的又一位湖南画家。
  创作:让工笔画跳出才子佳人的圈子
  1926年,陈白一出生在湖南邵阳的书香世家。1945年1月,陈白一插班考入华中艺术专科学校。当时,齐白石、陈抱一在全国美术界桃李满天下,影响很大。他很崇拜齐白石,也很崇拜陈抱一,于是各取两个人名字中的一个字,改名“白一”,立志要走他们成长的道路,做他们那样的人。
  “在旧社会我也搞创作,但搞的是所谓的纯艺术。”陈白一生前曾对记者说,他最开始画的画,没有人间烟火味,都是小桥流水、深山独遗,后来他把作品拿给乡下种田的亲戚们看,亲戚看都不看,这让他很苦恼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学了毛主席的《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》,知道了“要画人民,画人民的英雄,画生活,画人民喜闻乐见的、群众看得懂的东西才有出路”。
  在参加治理洞庭湖工作时,看到农民打着赤脚在冰天雪地里仍干得热火朝天,陈白一顿时被这个画面所震撼,于是用木炭和水调成颜料画出了这幅场景。这一年,陈白一画了200多幅工地速写,发表在工地报上,一些精品还被《湖南日报》转载。从那时候起,他“开始知道画什么,画画干什么,领略了艺术为人民服务的价值和意义”。之后,他画了《朝鲜少年崔莹会见中国爸妈》,陈白一的工笔画由此走向全国,随着《共产主义战士欧阳海》的诞生,陈白一成为中国工笔画的代表人物。
  “陈老是用工笔画表现时代的第一人。”著名画家、省画院院长刘云昨日对记者说。许多人都是临摹陈白一的作品走向画坛,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在很多场合说:“我是从临摹《共产主义战士欧阳海》开始学画的!”
  精神:向人民学习到基层采风
  陈白一生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强调,艺术要以人为本。《共产主义战士欧阳海》是陈白一精心创作的现当代中国美术史上的精品力作,被收入中小学美术教材。为画好欧阳海,陈白一在“欧阳海班”生活了一个多月。陈白一曾对记者回忆过当时的情景:他与欧阳海的战友促膝谈心,熟悉欧阳海更多的事迹。他对欧阳海的精神面貌,有了更全面更透彻的了解。他从内心,从灵魂深处,更加敬佩欧阳海,并且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  “向人民学习,到基层采风”是陈白一一直强调的创作态度。昨日,几位艺术家回忆了与陈白一一起下基层的日子:
  1964年,为创作人民大会堂湖南厅大型湘绣画稿《韶山》,陈白一组织老画家赴韶山深入生活两个多月;1973年长沙马王堆出土文物,陈白一组织全省几百名画家参观学习,边看边临摹;1980年,陈白一率湖南画家10多人,到山西永乐宫临摹壁画;1981年,陈白一颇费几番周折,又组织全省10余人赴甘肃敦煌临摹……“永乐宫条件非常艰苦。每天,陈白一和大家就拿一个西红柿补充水分。永乐宫的壁画有一丈多高,他带领大家站在由饭桌和乒乓球台子叠加的桌子上,仰望着壁画进行临摹。”功夫不负有心人,1983年,陈白一携带湖南工笔画精品,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览,震撼了京城,率先在全国启动了工笔重彩画复兴的步伐。
  “湖南工笔画展”在北京一炮打响。几十家中央和北京的新闻媒体争先恐后,大张旗鼓进行宣传,使湖南工笔画驰名中外。此后,湖南工笔画相继应邀赴国内外展出26次,出版画集26本,培养工笔画家100余人,建立了湖南工笔画大省的地位。香港、澳门、台湾等地区的画廊,也纷纷赴湖南收购工笔画。香港著名美术评论家黄茅说:“现代工笔画是湖南的特色。”
  评价:划时代的大家
  20世纪80年代中期,陈白一的画风发生了转变。在题材上,他将那些普普通通的苗族和瑶族妇女,作为自己描绘的主要对象,丰富了自己的内容;在画面上,原来比较严谨紧密的构图、造型结构,乃至用线用色,他都变得松动、轻快了。
  在创作过程中,陈白一选取了生活中一些十分细小、平凡的情节和场景,恰恰是这些情节和场景,最集中最典型地揭示了劳动人民生活的内在含义,避免了表现上的苍白和空洞,如《听壁角》、《小伙伴》、《三月三》、《夏夜》等。他不再用宏大开阔的场面,而是只撷取一些似乎是瞬间和局部的镜头,加以表现,从而使画面趋于简化。创作于1988年的《小伙伴》,是陈白一转变画风后的经典作品,也是他较为看重的作品,并且多次获得全国性大奖。当一些青年画家问及他创作的秘诀时,他总是笑呵呵地回答说:“勤奋,深入生活。”
  外师造化,心得中源。几十年如一日,陈白一踏遍了湖南的山山水水。60多岁了,他还经常翻山越岭,到处跑。他曾先后50多次深入湘西苗寨,与当地人结下深厚情谊。他去湘西就像走亲戚一样,父老乡亲围一大圈,和他们喝米酒。陈白一说:“这就是生活。你不跟他们搞熟,永远无法看到生活最真实的一面。现在,有人以为到了县城就是深入基层,就是深入生活了。其实,好像戴斗笠打亲嘴,远未挨到生活的边。真正的生活不是坐着四个轮子从省城到县城,而是得靠双脚走路,才能进去。况且,走马观花地去看一两天,是根本不管用的。只有跟人民群众搞熟了,人民群众才会买你的账。”
  陈白一的儿子陈明泗昨日对记者说:“父亲在艺术上非常开通,他从不要求条条框框,从不限制我们的创作风格,但是他要求我们一定以正能量为内容。”或许这正是陈白一不仅自己艺术获得成功,而且带领湖南美术走向辉煌,受到众人尊敬的原因。
  “中国工笔画划时代的大家”、“中国当代工笔画复兴的旗手”、“美术湘军的一面旗帜”、“湖南美术事业的开拓者”……这是人们对陈白一的美誉,但是,“反映生活,表现人民;主静去欲,画我所爱”才是陈白一的艺术信念。他真诚执著的艺术人生,为人民献上了他的爱、他的美。